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雅阁最新报价 >> 正文

小说《只赋深情寄相思》独家在线阅读完整版a

日期:2019-10-8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  凤凰网科技讯 北京时间4月18日消息,据路透社报道:

   ▲【独家完本】《只赋深情寄相思》更多无删减小说,限时免费!

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第十八章;我不是变态

  营地里发生了一件事——有个小兵说闹蛇。

  蛇就在宿舍通铺里,大家翻开被褥找,结果找到很多违禁品。

  连鸦片都有。

  当然没有烟枪,小兵藏鸦片是为了去换钱,并非自己抽。

  更有甚者,他们从孙顺子的铺盖卷下面,找到了一个肚兜。

  肚兜是月白色的,很保守也很精致,上面绣了一朵祥云纹。

  小兵们拿着取乐,丢来丢去就是不肯还给孙顺子,证据就落到了沈砚山旁边。

  他当时沉了脸,伸手抓住。

  司露微的绣活很好,她会双面绣,就是正面祥云纹、反面一个“露”字,这是她的习惯。

  当沈砚山抓过那肚兜,瞧见了祥云纹,当即脸色铁青。再反过来,背面一个“露”字豁然可见,他的手就按在了自己的配枪上。

  他也想起,上次司大庄让孙顺子去送鱼,结果那小子说鱼路上被野狗抢走了,可司露微听到家里有动静。

  昨天,司露微又说丢了东西,却忸怩说不出丢了什么。

  综合种种,沈砚山就明白了。

  他的血一下子就冲到了脑子里。

  孙顺子一直在看沈砚山,瞧见五哥沉了脸,想起五哥那杀人不眨眼的德行,孙顺子拔腿就跑。

  他所处的位置靠窗。

  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,孙顺子已经逃出老远。

  沈砚山抬起枪,想要照着他的后背来一枪,却见他一拐弯,消失在宿舍的墙角。

  孙顺子最会跑,而跑不是沈砚山的长项,已经错过了这么长的时间,他是追不上的,他也懒得去追。

  “好,敢做逃兵!”沈砚山咬牙切齿,“去告诉参谋处。”

  司大庄有点不忍心:“五哥,那可是顺子,真报逃兵啊?”

  逃兵抓回来是要枪毙的。

  “去报!”沈砚山厉喝。

  瞧着他的脸色,俨然是要亲手毙了孙顺子。

  司大庄不敢再说什么,低声道是。

  沈砚山已经是营长了,自己身边没有勤务班,只有四个勤务兵,包括司大庄。

  他就派了两个人,守在他家的弄堂口。

  孙顺子色胆包天,他若是敢去找司露微,沈砚山就要活剥了他。

  司露微对这件事不知情,却见两个当兵的天天在胡同口晃悠,心里挺奇怪的。

  她奇怪归奇怪,却不多黄石治癫痫病去哪好嘴。

  她这几天都在忙着做月饼。

  烤好了二十个,她先送去徐家,给徐太太尝个鲜。

  徐太太留她说话。

  每次看到她,徐太太总有说不完的话,司露微觉得她挺寂寞的,却又不爱和妯娌们来往。

  司露微留下来,给徐太太做了一顿晚饭,一起吃了才回家。

  徐太太派了个老妈子送她。

  已经是八月十三了,月色明亮,快要到了弄堂口,她就对徐家的下人说:“不用再送了。”

  这天,沈团座请客,沈砚山去赴约了。

  家里黑漆漆的。

  司露微进了门,打算找火柴点灯,突然感觉窗户旁边有个影子。

  月色把那影子西安睡眠癫痫发作原因拉得很长。

  她的心顿时就跳漏了几拍,转身就抓住旁边的门栓。

  那人往她跟前走了几步:“妹妹.......”

  司露微一惊,又有点放了心。

  她听出了声音,是孙顺子。

  孙顺子做了逃兵这件事,沈砚山心里一直不痛快,导致司大庄不敢多提,司露微不知情。

  她很明显松了口气。

  她一边放下门栓,一边去找火柴:“你怎么在这里?五哥让你来送东西吗?”

  孙顺子也是愣了下。

  他愣了几秒,立马道:“妹妹,你不要动,不要点灯,你听我说几句话。”

  司露微一头雾水。

  她讨厌孙顺子,觉得他憨头憨脑的,不适合流里流气,却偏偏要装模作样,一点也不好。

  她倒是不怕他。

  然后,孙顺子就道:“妹妹,我不是变态,我只是......天天想着你,想得夜里睡不着,难受。”

  司露微怔住。

  她心里起了怒意:“你胡说什么?快滚,要不然我哥哥打死你。”

  “妹妹,我是真心的!”孙顺子很急切,“我知道这样不好,但是我不是变态!”

  司露微听到他两次说起“变态”,突然想起自己丢的那个肚兜,什么都明白了,又怒又厌,牙关咬紧了。

  她气得语塞。

  “......我走了,等我将来混出息了,我要回来娶你做太太!妹妹,我一辈子不会忘记你的!”孙顺子道。

  说罢,他又翻过窗口,一溜烟跑了。

  他离开了好一会儿,司露微那股子气才慢慢退下来,人也清明了点。

  她愤愤然:“现在谁都能来调戏我几句了!混账王八蛋,怎么不去死?”

  然后她又想到,孙顺子那些话,就是表明他偷走了她的肚兜,应该要回来的,可他人都跑了,司露微又是一阵反胃。

  她此刻很想迁怒一下她哥哥或者沈砚山,却又感觉迁怒没什么道理。

  她在黑暗中独自站了半天,非常后悔自己刚刚没有一棍子打死他。

  司露微气了很久。

  可孙顺子也只是言语调戏了她几句,没有动手动脚,这气不能长久。对于无关紧要的人,她连恼怒都欠奉。

  烧好了热水,她自己先梳洗了,又给五哥和她哥哥留了水,自己坐在房间里做鞋。

  约莫到了后半夜,沈砚山和司大庄才回来。

  司大庄喝醉了。

  沈砚山也是一身酒气,但他这个人酒量极佳,灌趴下了一桌子人,他也脚步稳健。

  司露微想把孙顺子的事跟他说说,但闻到了他满身酒气,觉得他可能脑子不清楚,也就没有提。

  她去厨房,给沈砚山和司大庄一人提了一提桶热水。

  她拿了个巾帕给沈砚山。

  沈砚山坐在床上,此刻就目光灼灼看着她:“小鹿,你怎么总是伺候人,伺候得这么习惯,毫无怨言?”

  “不伺候人,还能做什么?”司露微神色淡淡,有点麻木。

  “做太太。”沈砚山道,“将来,我要养一大家子丫鬟婆子伺候你。”

  司露微每次幻想未来,她应该是那群伺候太太的丫鬟里一员。

  当然,嫁给了徐风清,是不需要她做这些的,到时候只需要伺候好他,让他安心念书。

  她想到这里,唇角不由自主微翘。

  沈砚山看在眼里,还以为是自己的话惹了她高兴,心里也是一甜。

  只要她喜欢,他可以拼命给她挣个前途。

  荆门治癫痫最好的医院在哪他很想伸手抱抱她,在她耳边喊一句“小鹿”,对他而言这就是幸福了。

  可他不敢。

  怕她又恼了。

  “.......小鹿,你想不想做我的太太?”沈砚山看着她,突然开口。

  他满心的情愫,快要溢出来了。明知道她那边不把他的真心当回事,他还是忍不住想要倾诉几句。

  司露微的眉头蹙起。

  若没有孙顺子那番话,他现在这么说,她未必就如此反感。

  想起孙顺子的所作所为,跟沈砚山这句正好应景,她脸色当即很难看。

  “滚!”她把湿漉漉的巾帕甩到了沈砚山身上,“一个个拿我打趣,当我是窑姐吗?”

  沈砚山被她打疼了,一个激灵,酒意去了一大半。

  他伸手抓住了司露微的腕子:“一个个?谁跟你说了?”

  只赋深情寄相思》完整版已有~微~信~搜~索~公~众~号【幻神小说】回复【662】抢先免费看正版内容!

  更多无删减小说,限时免费!

  爱生活爱阅读,欢迎各位看官点赞互动哦

友情链接:

战无不胜网 | 新民晚报电话 | 家乡的土特产 | 什么是表面张力 | 南充到苍溪 | 邓超孙俪婚礼 | 雅阁最新报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