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新朗逸提车作业 >> 正文

怒瑞玛故事更新 塔莉垭寻先祖之血统(2)

日期:2019-11-7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怒瑞玛故事更新 塔莉垭寻先祖之血统(2)

IX武汉治疗癫痫医院怎么选择an>

天空正向下泼洒着火焰。

带着蓝白色火焰的彗星从泽拉斯伸展的双臂间飞出,划出长长的弧线,仿佛是投石机扔出的巨大圆石。第一发落进了市场,像流星坠地一样炸开,迸发出酷烈的火焰。带火的尸体被抛上半空,如同焦黑的薪柴。燃烧的飓风里充斥着泽拉斯恶毒的笑声,亘古以降的疯癫正以折磨他人作为最迷醉的乐趣。

为什么我之前没看出他心中的邪念呢?

内瑟斯听到城里不断传来的尖叫声,之前的对这些人的忿怒,转眼之间如同绿洲清晨的雾气般散去。被疼痛驱使的战兽奋力撞开了城墙,轻甲的武士踩着碎石潮水一般涌进来。他们嚷着十几种不同的战吼,急不可耐地要开始屠城。

内瑟斯拎着斧子走下神庙的台阶,一次挥击便能打倒四人,直到回到了地面上。从城市西侧逃来的几百人挤进了广场,一个个两股战战。嗜血的喊杀声和刀剑的碰撞声一路尾随着他们。惊慌的人们在广场边缘的建筑间奔逃,逮到机会就钻进屋中,闭门锁窗,妄图求得万全。内瑟斯曾经去过饱受侵略蹂躏的其他城市,站在血染的街道上,他深刻地明白这等惨烈的战争之后,士兵们会变得多么嗜杀。泽拉斯将会看着维考拉的每一个男人,每一个女人,每一个孩子身首异处。

更多的火球像雷电一样劈头砸下来,空气里满塞着哭叫和皮肉的焦臭。砖石在魔能的撞击下变成了熔岩的瀑布。市场包在熊熊烈火中,黑色的烟柱直上云霄。

内瑟斯挤过吓坏了的人群,循着那一丝强悍之血的微弱气味,坚定地朝着东边走去。圣职者是个骗子,他的血早就在千年之中冲淡衰弱了,但他现在所感应到这个人呢?这些人都很强壮,他能听到一个凡人的胸腔里正在跳动如雷的心脏。这个人是皇帝们和战争皇后们的后嗣——那是一群雄心与力量都堪比天高的男女。他们的体内流淌着的,就是英雄血。

人们呼喊着他的名字祈求帮助。但他没有理会,因为有更重要的召唤需要他的追随。太阳重铸了他的身心,就是为了让他永世侍奉恕瑞玛,为了它的人民战斗,抵御所有来犯的强敌。他现在所做的也恰是为此,但放任维考拉的居民自生自灭却勾起了他灵魂深处熟悉的罪恶感。

你还要抛下多少条性命?

他甩开这样的想法,拣了一条路,穿过黄沙堆积的破烂街巷。多数建筑已经完全成了沙漠的一部分,其余的也大多只剩下残损的地基和削尖的断柱头。他离那颗雷鸣般的心脏越来越近了,沙漠里的食腐生物一看到他便匆忙逃远。这座城市的废墟在黄沙的侵蚀下,变得逐渐稀薄起来。

最后他来到了一座摇摇欲吹的建筑门前,看起来曾经是一个澡堂,墙壁要比其他屋子更厚实坚硬一些。他弓着背走进去,立刻闻到了两种不同的血汗气味。一个很年轻,另一个的灵魂却如此古老,就好像是一个曾与他肩并肩漫步在同一轮太阳下的老朋友。

一个女孩从走廊里探出头来,披着一件宽松的外套,看样式应该是来自东边大海之外的国度。这个女孩,他早些时候在市场里碰到过的。他感受到了她的恐惧,但同时还有决心。她的双手在胸前来回比划着弧线,仿佛是在编织着某种自然的魔法。地面开始颤抖,石头在她的脚下起舞,纷纷从沙下探出头来。在她身后,内瑟斯看到一个女人手扶着剥落的墙面挣扎着想站起来。她的上衣浸着血红。是一道可怖的伤口,但还不算致命。

“我是内瑟斯,沙漠的司者。”他说道,但从她眼中的反应来看,她早就知道他的身份了。塔莉垭却惊讶地张大了嘴,但她没有动。

“让开。”内瑟斯说。

“不行,你不能动她。我承诺过的。”

内瑟斯转过斧头,挂在了背上,向前迈出一步。女孩退到废墟里,她脚边的地面随即漾起一圈圈波纹。石块从地面上升起,像是墙壁上纷纷碎落的石膏片。墙壁上钻出了可怕的裂缝,飞快地爬上了残存的屋顶。在他还是凡人的时候,也曾见识过相似的能力,而那一回他差点丢了性命。受伤的女人震惊地盯着女孩,显然她也完全不知道自己同伴的威力。

“你的能力,可以打破恕瑞玛的坚石。”内瑟斯说。

她挑起一边眉毛:“没错。所以你最好退远点儿,否则我能打破的东西可不止石头。”

内瑟斯被她虚张声势的逗乐了:“你有一颗英雄的心,姑娘。但你不是我要找的人。你的魔法很厉害,所以如果我是你的话,我会在泽拉斯炸平这里之前逃得越远越好。”

她的脸色有些发白:“我哪里也不去。我答应了要保护希维尔的,而且织母讨厌食言。”

“如果你要保护她,那你要明白,我并没有害她的想法。”

“那你想干什么?”

“我来救她。”

缠着绷带的女人跛着一只脚,挪到了女孩身旁。虽然她明显非常痛苦,但内瑟斯仍然惊讶于她的意志。不过,古恕瑞玛的血脉一贯如此,只是他低估了而已。

“泽拉斯是谁?”她问。

“一个邪恶的巫灵,他对你的身世了如指掌。”

女人点点头,然后转向塔莉垭,伸出一只长茧的手,放在了女孩肩头。

“我欠你一条命,但我从武汉哪里治疗癫痫病专业不背债。所以就当你的承诺已经达成了吧,从现在起我自己来。”

女孩的表情显然轻松了不少,但她仍然犹豫着。

“我很感激,但是你几乎都走不了路啊。最起码让我带你出城吧。”

“成交。”希维尔带着谢意地说完,然后转回去面对着内瑟斯。她挥了一下手,亮出闪着寒光的金色十字刃,中心镶着一颗翠绿的宝石。普通凡人根本没法轻松地舞动这件武器,但她却稳稳地抓在手里。

“最近有太多人想要救我了。但他们总是想要别的东西作为回报。所以,大个子,老实说吧,你到底想要什么?”

“想要你活着。”

“那我不用你帮忙也可以。”

“你身上的伤口不是这么说的,你已经——”

“你说这个?”希维尔打断他:“有些蠢货不喜欢被人拒绝,所以他们留下了这个,算是个保留意见而已。相信我,我有过更糟糕的经历但也活下来了。我也不需要什么保护。老天看来一直都很照顾我,不管我做什么。”

内瑟斯大摇其头。凡人对命运的理解多么粗浅啊。

“未来并不是刻在石碑上的经文,而是一条支流众多的河流,它的河床会在任一时刻转道。即使是命运早已在星辰间写就的人,也会在放任之后发现,生命之水流进了干涸的死地。”

他指着希维尔的武器问:“你知道那把刀曾经属于谁吗?”

“谁管他呢?现在是我的了。“希维尔说。

“那是恰丽喀尔,它曾经的主人,讳为瑟塔卡,她是飞升之主最初的战争皇后。你要知道这在过去意味着什么。我光荣地陪伴着瑟塔卡征战了三个世纪。她的功绩已成传奇,但我想你并不知道她的名姓。”

“死者易逝。”希维尔耸肩道。

内瑟斯无视了希维尔对他战争中的姐妹的冷漠轻侮,继续说道:“一位沙漠里的修行者曾经告诉她,总有一天,会有一位来自恕瑞玛的王者统治整个世界。这番话让她以为自己是不可战胜的,因为我们就是征服世界的人。但是,她却被艾卡西亚末日前夜的怪物撂倒了。我抱着她,看着她的光芒一点一点熄灭,最后是我将她送进了黄沙中长眠。她的武器就放在她胸前。”

“如果你是来把这个要回去的话,那我们之间的麻烦就大了。”

内瑟斯突然单膝跪地,双手在胸前交叉行礼。

“你是飞升血统的拥有者。这把武器也注定由你指使,因为帝皇之血在你体内流淌。它已经复生了阿兹尔和恕瑞玛,其中必有重大的意义。”

“不,没有意义。”希维尔冷冷地说:“我从来没有求阿兹尔救我。我不欠他任何东西。我也不想和你,还有什么泽拉斯有任何牵连。”

“你怎么想根本无关紧要。无论你接不接受自己的命运,泽拉斯都会杀掉你。他来到这里就是为了斩断阿兹尔的血脉,一了百了。”

“阿兹尔想要她干什么?”塔莉垭忍不住问:“他既然回来了,那他到底打算做什么?他会把我们变成奴隶吗?”

“她的问题很多,非常多。”希维尔说。

内瑟斯犹豫了一阵。

“实际上,我也不知道阿兹尔的计划。但只要知道他会对抗泽拉斯,对我来说就已经足够。现在,你们可以乖乖地引颈就戮,或者考虑日后再战。”

希维尔掀起衣服,露出了渗血的绷带,脸上挤出一个苦笑。“有生以来,我从不知道什么叫乖乖的,但现在我也没有打架的资本。哦,倒是有一双打架的眼皮。”

“你必须活着。”内瑟斯站起来:“并且时刻做好准备。”

“准备干什么?”希维尔一边问,一边和塔莉垭开始收拾不多的物事。

“为恕瑞玛而战。不过我们现在得走了。泽拉斯的手下正在屠杀维考拉的每一个人。”

“这里到底有什么特别的?”塔莉垭背起了行囊。

“他们在找她。”内瑟斯说。

希维尔的脸僵了一下,然后长长地呼出一口气,问:“内瑟斯,对吧?我小时候听过你的故事。打仗的故事,英雄之战之类的。故事里都说,你和你的兄弟是恕瑞玛的保护人,是吗?”

“确实是的。雷克顿和我为了恕瑞玛战斗了几千年。”

希维尔往前蹭了一步,她的脸上挂着傲然的决心,竟与阿兹尔无视上千年的传统,下令祭司们准备太阳圆盘让他飞升那天的表情几乎一样。

“那现在就为恕瑞玛而战。”希维尔不容质疑的语气有如君临:“在我们闲扯的时候,沙漠的子民们正不断死去。如果你是我从小就听说过的那位英雄,那你的责任就是出去拯救尽可能多的人。”

内瑟斯完全没有预料到谈话会变成这个方向,但希维尔所说的责任点燃了他胸膛中沉寂多年的余火。他感受到怒火贯通了四肢,在身体中来回奔突。直到现在他才明白,自从恕瑞玛陷落以来,自己在孤独的流浪中究竟迷失了什么。

“我在此立誓。”内瑟斯扯下颈上系着的垂饰。“如果你们现在就走,我便会拼死保下维考拉的人民。”

垂饰上嵌着一块翡翠,海绿色的质地表面走着细细的金线。一股微光从里面透出来,缓缓地起伏着,如同一颗沉重的心。

他递给希维尔说:“戴着这个,泽拉斯就找不到你了。只能持续一阵子,不过应该足够。”

“足够什么?”希维尔问。

“足够让我再找到你。”内瑟斯说完,转身离开了。

X洛阳靠谱的癫痫医院去哪找

他趁着自己还没改变心意就离开了希维尔和塔莉垭。内瑟斯心里清楚,她们两人能活下来的关键是他能把泽拉斯的手下引到自己身边来。她们目送着他离去,他一次都没有回头。城中心已经是一团烈焰,内瑟斯随着维考拉居民的尖叫声走去。

他走过了一具又一具被士兵们砍死的尸体,有男有女。他的怒火越来越高,与泽拉斯之间的旧账看来又多了不少条目。内瑟斯转动肩膀活动起肌肉来。上一次面对巫灵时,他的兄弟正站在他身旁——一阵战栗突然袭来。

我们合力都没能打败他。单凭我自己,又怎么可能呢?

内瑟斯看到一组五人堵住了广场的出口。他们先是背对着他,听到他抽出斧头的声音时便转了过来。正常来说,内瑟斯应该会感觉到他们的恐惧,因为站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名飞升者武士,但是他们两眼中燃烧着泽拉斯意志的蓝火,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害怕。

他们举着带血的刀剑和长矛冲向他。内瑟斯迎面错身一晃,手里大斧一挥,把其中三人拦腰斩断。他一拳打穿另一个人的胸口,又张嘴咬住了最后一人的头颅。内瑟斯牙关一合,武士的脑袋应声崩开。

他走进广场,看到城里剩下的居民跪在太阳神庙前,头贴在地上像是蜷曲的朝圣者,只是面前是敌人的刀尖。浑身带血的士兵们高举着长矛,向着顶端夺目的可怕神明空刺着。

背叛了皇帝的巫灵全身燃火,悬浮在空中,太阳圆盘的边缘在飞升者的烈火中逐渐软化成浆。在他面前的空气中,是那个倒霉圣职者挣扎尖叫的身影。

“凡人极尽愚蠢。”泽拉斯一边说着,一边从圣职者的骨架上剥下他的血肉。“你为何声称,自己身为无用皇帝,阿兹尔的子嗣呢?”

“泽拉斯!”内瑟斯大吼,声音回荡在广场上。

武士们纷纷转过头来,但没有动弹。广场上只剩下了沉默。内瑟斯感觉到泽拉斯的仇恨像激浪一样席卷而来。圣职者的残骸只一个心跳间就变成了灰烬,被巫灵身边的焚风吹得一干二净。内瑟斯紧握着斧头,大踏步走上前去。每一双眼睛都紧盯着他。

“不用猜就知道是你。”泽拉斯的声音如同蘸了蜜,与他还是凡人的时候一样。“还有哪个懦夫,会把我锁在地下千年之久呢?”

“我会让你回到地下的。”内瑟斯保证道。

拉斯的身体燃烧得更明亮了。“当时你有挚爱的手足兄弟帮忙。而现在,告诉我,自从我们共同的监狱牢门大开以来,你可曾见过雷克顿呢?”

“不许提他的名字。”内瑟斯低吼。

“你看到他现在的模样了吗?”

内瑟斯没有说话,但泽拉斯大笑起来,笑声有如火灵交战时的尖啸。

“你当然没看到了。”泽拉斯体内的火翕动着阴险的笑意。“他一见到你就会杀了你。”

泽拉斯飘下了破碎的神庙外墙,四肢涌动着火舌,不断地像萤火虫一样散逸出去。士兵们仍然像雕像一般站定不动。这场对决本就不是为凡人而设的。

“你的力量原本该属于阿兹尔。”内瑟斯缓缓走向泽拉斯。“你不是太阳选中的人。”

“雷克顿也不是,而他也飞升了。”<癫痫病的病因都有什么br />

“不许提他的名字。”内瑟斯咬牙切齿地说。

“你的兄弟很弱,哦,当然,你应该早就知道了。”泽拉斯飘近了。“他比我想象中崩溃得还要快。我只是告诉他,你把他丢在了黑暗里。你把他和他的敌人困在一起,让他自生自灭。”

内瑟斯知道巫灵想要激怒他,但他的恨意让他只想撕碎泽拉斯身上的锁链——巫灵的可怕力量正因这些锁链得以存续。他们在城市的中心面对着彼此,两名超越了时间本身的飞升者:一个是武士之王,一个是巫能之首。

XI

内瑟斯先动手了。只一个心跳的功夫,他的身影便从一动不动变成了看不清的残影。他屈腿跃上半空,斧头向下斩出一道长弧。锋刃当胸命中,锁链的铁环在冲力下炸开。

泽拉斯被甩到了神庙的墙壁上。石墙被撞开,地底墓穴的尘土顺着裂缝汹涌而出。巨大的石板从顶上砸下来。泽拉斯冲向前,劈啪作响的四肢射出了炽热的光线。火焰灼痛了内瑟斯,让他忍不住吼叫起来,然后两人裹挟着毁天灭地的能量撞到了一起。

一股魔法的冲击波爆发开来,狂风扫落叶般卷走了人群。最近的建筑也被地表的震动推倒。维考拉人四散逃跑,徒劳地想在两名斗神的搏杀中存活下来。泽拉斯的控制力也消散了,他的武士们惊醒过来,开始朝着城市边缘逃去。泽拉斯的胸口生出了奥术之火,毫无目的的散射出去。

内瑟斯滚到一旁,躲过了一连串耀眼的彗星。它们虽然带着冷焰,却一样可以灼烧。他及时地站起来,挥动斧头撇开了又一串尖啸而来的白光法球。泽拉斯飘在他面前,不停地甩出闪电,一边放肆地大笑。内瑟斯刺出一斧,放出了使人枯萎的力量。泽拉斯又痛又怒,心口的火焰跳动起来,但并没有黯淡的迹象。

内瑟斯一个箭步跃向泽拉斯。两人在空中缠斗在一起,又撞进了太阳神庙里。巨大的撞击摧毁了外墙,顶端的巨石也滚落下来。他们撞到地面上,像是古代陵墓守卫的重拳一样,砸裂了地板露出神庙暗藏的地穴。屋顶的太阳圆盘翻滚着掉下来,有如巨人抛出的一枚铜币。圆盘摔在地上,迸裂成锋利的碎片四射开来。其中一片插进了内瑟斯的大腿。他用力拔出尖块,闪着微光的鲜血从伤口流下来。

泽拉斯从石堆里爬起来,甩出一道灼热的白火,击中了内瑟斯的胸口。他闷哼一声,向后踉跄了几步。泽拉斯放出了又一波来势汹汹的魔能法球,这一次则命中了内瑟斯的心脏位置。难以承受的剧痛让他跪在了地上,他的身上已经满是伤口。内瑟斯可以一手挑下整支凡人的军队,但泽拉斯不是普通的敌人。他是一个偷窃了太阳神力的飞升者,同时也掌握了黑暗魔法的精髓。

他抬起头,整座城市在他们周围熊熊燃烧。“你要找的人不在这里了,现在已经藏起来了,你根本不会看见 。”

“阿兹尔最后的血脉,不可能永远躲藏下去。我会找到他们,永远抹除这毫无意义的血统。”

内瑟斯平举起斧头,上面的宝石在巨力的挥击下已经布满了裂纹。

“我将拼死阻止。”

“你会如愿的。”泽拉斯的手臂伸向背后,一次次地放出光芒耀眼的法术。内瑟斯尽力奋战,却不能挡下全部。

泽拉斯飘近他,说:“我跟你的兄弟一遍遍地讲起你的背叛,还有你藏在心底的嫉妒。他诅咒着你的名字,哭泣着向我发誓,要把你的四肢一根一根地扯下来。”

内瑟斯大吼着重新站了起来。一根火柱从泽拉斯脚下腾起。巫灵狂叫着,让千万个太阳般的烈火吞没了他。

但还不够,永远都不够。上一次他们对决时,内瑟斯和雷克顿正值两人力量的巅峰。现在的内瑟斯只是过往荣光的一个影子而已,而泽拉斯的力量已经成长了无数个世纪。

巫灵扔出了最后的全力一击,而内瑟斯已经无力抵抗了。泽拉斯的魔法把他举上高空,然后砸进了神庙的废墟里。巨石砸在他身上,他感觉自己烈日锻造的筋骨如同朽木一般轻易地折断了。

内瑟斯在一地碎石中喘息着。他的腿已经断了,左臂无力地垂在身旁,从肩膀到手腕都碎了。他努力地想用另一只手撑起自己,但从他脊柱的断口传来了白热般的疼痛。如果假以时间,他的身体是可以恢复的,但他没有时间了。

“你堕落得太深了,内瑟斯。”泽拉斯靠近他,指尖不停地滴落着液态的火焰。“如果不论你曾对我做过的事,我会可怜你的。在你流浪自责的时光里,你的精神早已崩坏了。”

“被人毁灭,也好过背信弃义。”“内瑟斯咳出一大口血。“就算你现在神力加身,你仍然是个叛徒,是个奴隶。”

他感到了泽拉斯的怒火,这让他无比快意。他也只能做到这样了。

“我不是奴隶。阿兹尔最后的命令就是还我自由。”

内瑟斯惊住了。泽拉斯自由了?这毫无道理……

“那为什么……为什么背叛阿兹尔?”

“阿兹尔是个蠢货,他的恩典来得太迟了。”

内瑟斯痛苦地低嚎着。肩膀里的碎骨开始重新聚拢到一起。他感到力量开始回到手臂的肌肉里,但他假装手臂仍然形同废肢。

“我死了你要做什么?”内瑟斯想起了泽拉斯是多么地喜爱在人面前滔滔不绝。“要是你做了皇帝,恕瑞玛会变成什么样?”

他努力地抑制着体内的痛苦,等待着自己的身体慢慢地修补伤势。

巫灵摇摇头,飘到了远处。

“你竟然觉得我看不出你的身体正在自愈吗?”

“那就滚下来和我打啊!”内瑟斯大喊。

“我已经想象过上千次你的死亡。”泽拉斯一边说着,一边升出了神庙。“但从来都不是我亲手做的。”

内瑟斯看着他逐渐升高,失去支持的墙壁发出轰隆声,逐渐倾斜,随时就要坍塌。

“荒漠屠夫会得到自己应得的东西。”泽拉斯的身上发出比太阳圆盘还要猛烈的光芒。岩石和沙土从顶上落下来。“他会用爪子把你身上的每一寸肉剥下来,而我一定会到场观赏。”

巫灵激出一串白火,撞上摇摇欲坠的庙墙。“但在那之前,我会把你先埋进黄沙之下,正如你困住我那样。”

泽拉斯如同新生的星辰一样刺目,他将燃着的锁链收进了体内。碎石如暴雨一般落下,地动山摇,致命的烈火从天而降,覆盖了维考拉的每一寸土地。

地面仿佛随时要分崩离析,内瑟斯脚下的岩石旋转起来,化成一股海啸般的流体迎上了碎石的瀑布。神庙的四壁终于倒塌下来,上百吨残骸埋住了内瑟斯。

XI

黑暗之后,有光。

一线热光。阳光吗?

起初,他不敢肯定这是真实还是自己的意识玩弄的把戏,好安抚即将步入死亡的躯体。

这是飞升者死后的所见吗?

不,这不是死亡。日光在他的视野里游弋,他感到皮肤变得温热起来。他挪了一下身子,慢慢伸展着腿和肩膀。他的四肢已经完全复原了,这意味着他在黑暗中呆了很久。身体痊愈是很快的,但他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。

无论多久——总之太久了。

泽拉斯已经自由了,而且空前地强大。

内瑟斯抬起手,发现头顶的石头形成了一个穹顶,石穹底部的波纹摸起来像玻璃般光滑又温暖。即使是在半明半暗间,他也能感受到上面的纹路洄转曲折,像是画家色板上混了一半的油彩。他一下一下地砸着光线透进来的地方,岩石终于裂开了口子,变成了一块块高温熔融的石块掉落下来。霎时间,光芒如泼似溅,他看到整座神庙如今只剩一堆乱石。内瑟斯弯腰拾起一块曾保护了他的穹顶的碎片,翻过来,发觉熔成一片的材料完全看不出是一块石头。

他把这块匕首形状的碎片塞进衣服里,走出了太阳神庙的废墟。一阵哀泣的风叹过,隐隐杂有死者的呢喃。

城市已经荡然无存,至少是居民们在原本的废墟上建起的部分。内瑟斯看到地下的岩床被崛起来合拢在一起,上面的纹路跟他之前头上的穹顶完全一样。每一处边缘的起伏都像是半路被冻住的浪花。

在那些波浪下,钻出了一些维考拉的居民,他们在岩石下躲过了泽拉斯的死亡之火。一开始只有一两个,然后是三五成群,在阳光下眨着眼睛,一时间还没能从奇迹般的幸存中回过味儿来。

内瑟斯微微点头,说:“恕瑞玛感谢你,塔莉垭。”然后转身往城外走去。

维考拉其余的地方又变成了荒芜的空壳,跟内瑟斯曾经的记忆相去无几。坍毁的墙壁,破损的地基。断头的石柱森森而立,彷如一片石化的森林。此情此景,内瑟斯并不陌生:在恕瑞玛陷落那天,他与泽拉斯的战斗过后,一切如在昨日。巨大的内疚让他转过了脸,不敢再面对这个世界,但如今他不会再那样了。

泽拉斯提到,雷克顿变成了一头嗜血的野兽,但内瑟斯比巫灵更了解自己的兄弟。泽拉斯只看到雷克顿变成了野兽,却忘记了他体内沉睡着一名高贵的战士。他为了兄长无私地献上了自己的生命。这名战士为了从一个叛徒手中拯救自己的祖国,自愿牺牲了一切。泽拉斯完全忘记了这些事情,但内瑟斯永远不会。

如果雷克顿还活着,那么他必然会有一部分会记得自己曾经的英勇。如果内瑟斯能唤醒他心底的这一丝牵挂,也许他能将雷克顿从疯狂的深渊中扯出来。内瑟斯一直相信,总有一天他会面对雷克顿。但在今天之前,他觉得两人的相遇最终必定以其中一人的死亡告终。

现在不一样了。他有了自己的目标。阿兹尔的血脉还在,希望也就还在。

“我需要你,雷克顿。没有你,我没法杀掉泽拉斯。”

在他身前,沙漠呼唤着他的名字。

在他身后,黄沙重新夺回了维考拉。

推荐文章
最新常识文章
友情链接:

战无不胜网 | 新民晚报电话 | 家乡的土特产 | 什么是表面张力 | 南充到苍溪 | 邓超孙俪婚礼 | 雅阁最新报价